开元棋牌在哪儿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媒体披露广州城建美丽的代价:举债合计已逾千亿元
发布时间:2012-01-10

南都制图张许君

当年撬动城市建设的融资“杠杆”,目前正面临一个从松到紧的宏观形势。通过城投、水投等投融资平台借贷开展的城市建设,曾经促进了广州城市面貌的明显改观和提升,但也让这些公司背负巨额债务。

据我国《预算法》规定,地方政府不能举债,而实际情况是地方政府早已债台高筑。20117月,审计署公布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达到10.7万亿。12月,广东审计厅公布广东地方性政府债务7500亿。广州市在2008年成立8大投融资集团,城投、水投等企业在亚运前的全城大建设中成为城建融资的主要平台。据南都记者统计,仅水投和城投两家,就已举债合计逾千亿元。

广州如何在宏观经济紧缩和楼市调控打压面前,合理安排地方投融资平台的偿债计划,如何避免债务延期或借新还旧,如何面对土地出让金锐减带来的城建速度减缓的现实,这些已经成为无法回避的问题,同时也引起人们开始反思城市建设过程中的投融资机制。

在这次广州市两会上,已经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呼吁将投融资平台纳入预算监管,推动地方阳光融资制度建设。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报告也表明今年将地方政府性债务情况纳入人大审议的报告范围。

广州市发改委的报告也表明,今年将多渠道筹集资金开展政府投资项目建设,深化城建投融资体制改革。广州还将与国家开发银行等金融机构签订融资协议,同时加快组建保障性住房建设融资平台。

广州市财政局局长袁锦霞日前在市人大会议上接受记者采访表示,目前,广州市本级债务风险可控,负债率跟偿债率都低于国际公认的警戒线。下一步财政部门将加强融资主体的债务管理,同时对于新的债务在举债时一定要有计划,还将研究建立相关的风险预警机制。

广州水投

300亿治水债每年15亿利息市财政帮忙还

作为城市投融资平台大户的广州市水投集团(以下简称广州水投),在亚运前的治水工程中担纲重任,举债治水。南都记者日前查阅广州水投的财务报表发现,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已经超过80%.虽然放眼全国地方投融资平台,它并不是最高的负债率,但广州水投旗下的自来水公司非营利性质使其盈利能力有限。加之遭遇土地市场低迷,原计划2011年开卖白云湖地块筹钱还债的计划不得不推迟。南都记者日前独家获悉,目前广州市财政每年要为广州水投支付高达15亿元的治水债利息,而高达350亿元的债务本金目前还没开始偿还。

债务为治水背上300多亿元债负债率两年增至82.89%

由广州市政府100%控股的广州水投成立于2008年岁末,其挂牌时间仅比广州城投集团晚了一个星期。广州水投旗下一共有5家控股子公司,分别是广州自来水公司、市自来水工程公司、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市水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市水投土地开发有限公司。

广州水投借成立之机整合了广州的涉水业务,经营范围涵盖城市供水、排水、污水处理、河涌综合整治、房地产开发经营等多个方面。

作为城市投融资体制改革的产物,广州水投担负起亚运前改善河涌水环境的重任,而任何看过广州曾经那些黑臭河涌的人都知道,这个任务并不轻松。

2009年春节刚过,14家银行组团为广州水投带来了总额高达350亿元的贷款合同,其中232亿元投于广州市污水治理与河涌综合整治项目,118亿元用于西江引水工程和水厂改造项目。那一天距离广州亚运前治水大限正好500天,举债治水为广州按时完成治水任务提供了资金保障,但也给广州水投带来了巨额债务。

由于广州水投近年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加大,导致大规模资金投入,资产负债率大幅升高。据统计,截至2010930日,水投集团资产总额为365 .90亿元,负债总额为303.30亿元,负债较2009年底增加了159.61亿元,增长幅度为111.08%.

2007年到20109月,广州水投的资产负债率直线上升,从2 6 .6 8 %跃升到82 .89%.而广州市政府在2008年制定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时,曾明确指出,为了控制融资风险,争取将资产负债控制在50%以内。

此外,广州水投的公司固定资产规模大,资产结构中的流动性资产比例较低。

盈利能力2009年因水资源费上调连续两年年亏损过亿元

去年3月份,广州水投公开发债募集5亿元的资金,这是其成立以来首次发行企业债券,发行期限为2年。和2009年初那次银团为广州治水授信贷款350亿元比起来,去年的这次融资规模只能算是个零头。

但这5亿元的借债对广州水投去年的正常运营关系重大。据发债公告显示,这次募集资金,其中3亿元用于自来水公司原材料、维修配件采购及支付电力费用;2亿元用于工程公司材料采购、偿付应付款项以及其他临时性资金需求。

而在这份募集资金公告中,评级机构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直接指出了广州水投的盈利能力较弱。据统计披露,2009年和20101-9月,广州水投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4.91亿元和31.40亿元,同期营业利润却为-1.73亿元和-1.15亿元。也就是说,该公司连续两年每年亏损1亿元以上。而这个所谓的主营业务,就是自来水公司供水收上来的水费。

究其因关键有二:一是广东省水利厅在2009年上调水资源费由0 .03/吨增加到0.12/吨,导致2009年自来水公司增加成本约1亿元;二是近年来,公司下属子公司———自来水公司供水业务中原材料等成本均大幅上涨而导致生产成本增加。

偿债能力白云湖预计能卖近300亿元受宏观政策影响计划推延

当年的银行授信大礼包已经变成了今日的沉重治水债。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350亿元的治水债贷款期限为20年(含5年宽限期),即2009—2029年;提款期为5年,即200926—201426日。也就是说,广州水投目前还可以继续举债,从2015年起开始分期偿付银团贷款本金。

为了偿债,广州市政府为该公司注入了白云湖地块及花都三坑水库地块资源作为平衡公司偿债需求的重要支撑。广州市规划局相关文件显示,广州水投享有白云湖地区合计490万平方米土地的出让收益权。其中,65万平方米暂定为商业用地,425万平方米暂定为居住用地。

参考2010年广州地区土地出让价格水平,广州水投对这片土地曾作出了比较乐观的预测,估计可累计获得土地收益近300亿元。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去年也配合相关计划把白云湖地块纳入了2011年的土地出让计划。根据安排,广州水投预计上述地块自2011年起5-10年可出让完毕。

但去年以来国家推行最严厉的楼市调控政策,在限购、限贷、限价等一系列政策高压下,白云湖地块连在挂牌出让网站亮相的机会都没等来。

目前,庞大的治水债还处于仅还利息的阶段。南都记者日前获悉,广州市政府决定,广州水投的污水处理和河涌整治项目贷款由广州市财政每年安排15亿元支付利息。

还债方案计划提高水价偿还治水债

由于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不足带来偿债压力,广州水投已经在计划提高自来水供水价格的可行路径,并为此找到了政策依据。

去年发债融资时,广州水投就对承销商出具了一份能够证明自己未来营收能力改观的文件,那就是广州市政府在20081019日颁布的《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穗府[2008]39号文),其中在提到对广州水投的扶持政策时明确指出:广州要借鉴兄弟城市的做法,考虑企业经营成本状况,适时提高自来水价和污水处理收费标准。广州水投还强调,由于广州市水价处于同等城市中较低的水平,价格有向上调整的要求。

此外,在广州水投看来,西江清流引入广州后,饮用水质的改善也成为价格调整的一个充足理由。据广州市物价局2005年的一份文件曾指出,广州市自来水水质达到饮用净水水质标准(C J-2005,则水价可执行2.29/吨的饮用净水价格标准。

南都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其实广州水投此前曾有在2011年将水价调整提上议事日程的计划,省水利厅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都曾确认这一消息。但迫于宏观经济形势平抑物价的需要,这份计划不得不向后推延,但很有可能在今年启动相关调价程序。

而在日前召开的广州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在谈到今年工作时,也已经明确今年拟听取和审议自来水价格调整等报告。

广州城投

1055亿债务年息20亿元资产优质不发愁

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城投),自2008年成立至今已经运营了三年。这个每年进出近百亿元城建资金的庞大企业,从亚运前无处不在的穿衣戴帽工程,到城市新中轴线的建设管理开发,几乎每个政府投入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都会出现它的身影。

家底有广州新电视塔等子公司近十家

广州城投成立之时的定位是负责政府指定道路、特定区域开发、文化旅游、地下停车场以及全市管线共同沟的投融资建设、运营和维护。资料显示,目前广州城投旗下有全资、控股、参股子公司近十家,涉及不同的业务领域。这些子公司中,广州新中轴线公司、广州新光快速路公司都由广州城投全资控股,前者负责整条新中轴线的建设、开发和运营,后者则承担新光快速路的建设和管理(注:新光快速公司有可能划拨给市交委管理)。

还有两家全资子公司较少为人所知,一是广州城市复建公司,主要负责中山三路、中山四路一些历史文化资源和经营地块的开发和物业经营,二是如负责江湾、解放、鹤洞三座过江桥日常维护管养的新三桥公司(注:最近已经将其划给市交委管理)。而目前经营状况最好的广州新电视塔公司有90%的股权属于城投集团。

除了上述全资、控股子公司之外,城投旗下还有部分涉及其他附属业务的参股公司,如经营管理全市3000多个道路咪表泊车位的广州市电子泊车管理有限公司(股权比例占40 .8%),还有主要承接广州地铁隧道盾构工程的广州盾建地下工程有限公司(属广州市建筑集团管理,城投集团占15%股份),负责花城广场、海心沙等旗下物业保洁的广州建广物业公司和建隆物业公司。

城投还有一些涉及其他业务的子公司已经被划走,如广州市污水治理公司和其他涉及垃圾处理的子公司,但未来也会陆续有一些其他资产再打包融入城投。

盈利能力

地下商场开发

将成营收主打

目前广州城投业务范围主要涉及五大板块,分别是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资产经营、开发置业、资本运营、文化旅游。其成立之时计划35年后争取盈利,逐步走向整体上市。为了支持广州城运作,广州市像其他城市一样将很多城市稀缺土地资源注入广州城投,其中就包括珠江新城地下空间、海心沙公园等城市地标区域的土地开发和运营权,这也是其贷款融资并具偿付能力的根本。

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广州新建的路、桥、隧道、光亮工程、管线共同沟(即地下管线)等基建项目均是通过政府财政注资给城投,再由城投支付给业主或建设单位,这些基础设施虽以公益性的项目为主,但城投也能从中取得收入。收入来源之一是年票费用,每年8亿元左右,由政府财政收取后统一支付给城投;另一部分来源是政府每年支付基础设施日常管养费用给城投,这部分收入具体是多少,目前从未披露过;最后一个收入来源是基础设施附属广告开发,比如城投出资修了BR T之后,BR T沿线车站的广告开发权由城投自主经营。同样,在城投出资进行亚运人居环境整治之后,全市重要地区(如珠江两岸)的广告开发权也将由城投负责,近日曾传出要趁光亮工程升级,城投拟在白鹅潭建L E D信息显示屏(兼具广告发布功能)即属此类。

资产经营业务:主要是新中轴线花城广场、海心沙、新电视塔、流花展馆等商业项目的经营。据城投负责人介绍,这些可盈利资产目前采取的都是经营权出租的方式,通过招投标确定承租方,再由承租方固定交租金的方式盈利。目前花城广场的花城汇由香港兰桂坊集团中标经营,海心沙西区由广晟集团经营,东区则仍在招标,新电视塔由澳门信德集团中标,流花展馆由广百集团中标。

开发置业:是目前城投的重点业务。城投目前只涉及土地一级开发,而旗下的待开发地块是奥体中心周边地块和广州南站地下空间。另外,员村热电厂地块也已经划归城投开发。按照政府目前的意图,未来广州六大地下空间(包括白云新城文化中心区、省机械厂地块、员村地区、琶洲会展中心西侧、海珠广场、省纺织博览中心市政道路地下停车场)的一级开发也将交由城投负责。另外,城投董事长陶镇广还曾表示,广州城投未来还会考虑介入土地二级开发,即房地产开发。

文化旅游业务:涉及的资产目前主要是南越王宫,未来还会包括长洲岛近代革命遗产旅游开发,而资本运营业务则暂未有披露包括哪些内容。

还债能力贷款利息每年近20亿元年经营收入暂时能抵数

在经营收入方面,此前城投负责人在回应变卖资产传闻时曾澄清,目前城投总资产约为1504亿,总债务约1055亿,目前城投暂时只需要偿还银行利息。

城投的收入来源主要分三块,第一部分是政府每年划拨给城投的基础设施管养经费,第二部分是城投旗下经营项目的收入,第三部分是政府注入的资源和资产收益。这些收入中,政府每年划拨的基础设施管养经费为10亿元左右,而城投旗下的经营项目,如花城广场附属的地下商场花城汇的租金、地下停车场出租收入、海心沙东部和西部的出租收入等,这些项目每年能带来近10亿收入,这两项总计约20亿的收入,再算上其他资产收益,足够偿还目前每年20亿元左右的银行贷款利息。

至于城投负债方面,虽然城投负责人未曾披露过,不过从此前公开的媒体报道中可知,目前负债来源主要是银行贷款和企业债,其中银行贷款约800亿元(源自2009年的数据),发行企业债28亿元。

代表委员热议

广州市人大代表田子军

投融资平台应该纳入人大监管

广州市人大代表田子军昨日表示,地方建设投融资平台应该纳入人大监督,因为这些投融资平台利用的都是公共资源,如用矿场、土地、水源等这些资源做担保举债,都应纳入地方财产的监管范畴。

对于举债开展城市建设的现象,田子军认为,秉持什么样的理念建设城市很关键。他建议地方融资搞建设还可以吸引更多社会资金来参加。

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

城投资产优良负债100%也不可怕

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认为,广州城投集团即使负债100%也不可怕,因为旗下有众多优质资产,每年只要靠还利息维系,等待资产升值即可。现在外界产生的担心是因为给广州城投的时间太短了。

据曹志伟透露,天河商圈某商场就是从银行贷款3亿元建起来的,当时每年的租金只够还银行利息,但是目前该商场的评估价值已经达到三四十亿元。城投集团的债务也同理。关键在于投资的项目是不是优质资产。他列举称,天河城做旺用了20年,正佳广场、中华广场做旺至少10年,城投旗下的小蛮腰、花城广场、海心沙等都是优质资产。因此还债只是时间问题。

但曹志伟同时强调,城投的投融资平台可以称为第二财政,就是政府可以预支部分,通过经营资产升值后变卖偿还项目本金,项目同时提供有偿公共服务。目前这部分第二财政缺乏监管。

他建议,投融资平台大项目在立项阶段,就应和第一财政一样纳入人大预算委员会监管,同时接受政协相关界别专家的监督和意见。政府部门也应该同步建立地方政府债务的风险预警指标体系

来源:南方都市报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