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棋牌在哪儿下载

工作纵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工作纵览 >> 工作论丛 工作论丛

以世界眼光提升穗港澳合作发展水平
发布时间:2012-01-01

——在市政协港澳地区市政协委员座谈会上的讲话

 

2008218日)

 

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朱小丹

 

各位尊敬的市政协港澳地区委员: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来参加这个座谈会,回忆起来,有好几年没有参加了,上一次参加是2002的“两会”上还参加过,之后到了省里工作了四年,到06年回到广州,去年是按照振中主席的安排,我参加了界别委员座谈会,港澳委员座谈会是广宁市长参加,今年我们又轮了一下岗,港澳委员座谈会由我来参加,所以这一晃就六年时间。在2002年以前,我几乎每年都参加,每年都感觉到有很大的收获。今天参加这个座谈会见到了很多老朋友,有一些是十几年的朋友了,今天通过座谈又会认识很多新朋友,新朋老友相聚,我感到特别的高兴。

刚才有十九位港澳的政协委员发表了很好的意见,讲得非常好,针对性很强,讲得很实在。现在我们都在抓会风,抓会风其中一条是必须强调言之有物,有的放矢,这个方面我想我们内地的委员要多向港澳委员学习,这么短的时间十九位委员发了言,没有那么多的空话套话。我们现在内地倒是有些毛病,搞出一些新八股,一说话就一些空话、套话、官话。唯一感到很遗憾就是还有二十几位委员没有发言,我看这样补救:没有来得及发言的委员,请你们把发言稿都给我,我都认真看一看。另外我还有个建议:咱们这个座谈会不能搞成清谈会,谈完就算,因为这其中有很多真知灼见,如果我们市委、市政府真正重视,各个部门根据大家的意见去改进自己的工作,这样广州的事情会办得更好,广州的市民会得到更多的好处,所以我建议市政协把今天大家的发言整理一下,交给市的有关职能部门,请他们去研究。另外,他们也要给你们答复,让他们了解对于你们的意见他们是怎样去改进的,怎样去抓落实的,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在一段时间内给你们一个反馈,我看这样开这个座谈会才有实际的作用。比如陈维端委员提出的“充分发挥港澳委员作用,增强穗港两地全方位交流”,这个是我们市委、市政府抓解放思想,促进新一轮大发展其中的一个课题,就是穗港澳的合作怎么推上新的层次、新的水平。比如说“南肺”的问题,不光是海珠区的事情,还有农业局、林业局都有关系。比如说打造文化名城,事关我们的文化局、旅游局。我看可以举出很多例子,如珠江新城的金融服务区,我们的发改委、经贸委这些都有关系。把你们的意见分门别类送到有关部门是很好的意见,包括书面材料。

今天有两位委员专门谈到今年春运,实际上我们已经在做这个工作了,可以不夸张地说,火车站这次遇到的是前所未有的严重的公共安全危机,那几天我都在火车站,像那种情况,不出事是偶然的,出事是必然的,经过努力,最后我们将偶然的问题变成必然的,没有发生很大的事情。现在过去了,我们不能因为胜利什么庆功,更重要的是反过来总结经验,增强忧患意识,今后怎样去应对这类突发事情,怎样应对严重的灾害。所以节后的年初七,市委召开常委会议,提出从现在开始就要研究整个春运的方案,包括重新调整各种应急预案。所以大家讲的都在点子上,我想要很好地利用我们这次座谈会的成果,大家都花了很多心血,这当中不是就写几页纸,前面有大量的调查研究,有些调研还多次到了一线,很不容易,很令我们感动。不要浪费这些好的资源、好的建议。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回想起来,这30年广州都保持了一个比较快的发展,我们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人均9千美元,今年广州的人均GDP有可能突破1万美元,现在的总量在全国排第三,按人均是深圳、广州,深圳去年已经超过1万美元。我们发展这么快,我觉得其中的重要原因是我们的对外开放首先是从对港澳的开放开始的,我们的招商引资是从对港澳开始的,我们的外向型经济体制的建立是依托着港澳投资建立起来的,而且我们三地有着这么深的历史渊源,包括我们历届政协委员在内的广大的港澳同胞,对我们30年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功不可没。没有港澳的支持,没有这30年来日益紧密的合作,没有我们对港澳的开放,没有在座各位包括历届的港澳委员,没有更多的港澳知名人士、朋友对我们的支持,我们就没有今天,这是心里话。人们都羡慕广州,其中一条是羡慕什么呢?是羡慕我们毗邻港澳。这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就是你愿花钱我也不卖!

今天跟大家见面了,我就引起很多的回忆,很多的联想,一路我们是风雨同舟啊!现在想起霍英东先生、庄世平先生、何贤先生、陶开裕先生,我们发自内心地有一种很深的感激之情,很深的敬意。他们是一茬一茬的人,他们的后代现在也在接班,推动我们穗港澳合作,这是令人非常感动的。如果讲你们的贡献,我看有这几条:第一、你们是港澳爱港()爱国力量的骨干,这么多年港澳经历了这么多的大风大浪,你们团结了一批人;第二、你们很多人在广州就有投资,为广州的现代化建设作出了贡献,像镇泰的黄铁城1992年就进来投资玩具厂,十几年了,镇泰现在做到很大的规模。举这个例子,就是说明你们为三地合作起了铺路搭桥、穿针引线的工作,不但是你们自己参与了,而且我们合作的领域越来越宽,提高了交流合作的层次;还有就是作为政协委员,你们不是徒有虚名,你们都是实实在在,是社会地位的表现、政治地位的表现。在这么一个组织当中,参加政治协商、进行参政议政。港澳委员还有一个就是你们特别超脱。现在我们一些委员不一定像你们那么敢说话,他们说完不知什么时候这话就传到他领导那里了,就担心领导给他小鞋穿了,我们民主也没到那个程度,人人都敢说心里话。你们不要紧,你们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你们特别超脱,特别敢说话,所以你们是站在更超脱,更客观的位置上来建言献策,包括提不同的意见。就是这次火车站的危机,是个大危局,长达十天,几十万人拥在那里,那个场面触目惊心、不堪回首。我们都经过抗洪,抗洪面对的是水,我们当时面对的是洪水一样的人流,要保证他们的安全真是一个大危局。这个时候,进入全市应急总动员,朱振中主席参加完常委会议,22日半个小时只找了几位香港委员就筹集了100多万元,紧接着下午澳门委员又筹到几十万,这令我非常感动。港澳委员真是每每在广州最困难的时候都及时伸出援手,在正常的发展当中,捐资捐款,支持我们的教育、卫生、扶贫事业,支持我们各项公益事业、慈善事业,我看你们捐资捐款都算不过来。我建议,在30周年的时候,进行一次30周年的总结算,港澳到底为广州的发展做了多大的贡献,这个我看是天文数字!比如曾志伟先生,从他身上我很有感触,第一次接触,他跟我谈的是什么呢?是希望工程。拿着那张“大眼女孩”的照片,是最典型的新闻照片,等于是希望工程的商标,他问能不能我们香港捐一笔钱,建一批流动医院,专门到贫困的乡村做一些小手术。我当时一想,曾先生在电影里往往演的是搞笑、反角等等,给我的印象不太好(当然也有一些像《无间道》是好的),我没想到他能有这份爱心。这30年过去了,在我们没发展起来,迫切地需要发展起来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港澳,急迫地要引进资金、技术、管理,要尽快地改变我们的落后面貌,发展起来,那时候的紧迫感,每个到香港招商引资的人的劲头,包括我在从化工作时我也到香港招商引资,真是拼了老命去跑。现在出了一种谬论,经过30年,广州发展起来了,有7000亿人民币的经济总量了,广州不会再那么重视港澳了,可能会把港澳放在比较次要的位置了,甚至更重视世界上大型的跨国公司了,我们是不是将要被冷落了、被忽视了?我想这是很错误的。如果从道义上讲,这“过桥拆板”在广东人认为是最不地道的。首先我们不能这样,更何况不是这么一个情况,应该说我们这个桥还没过完,这块板还得接长。

今天我们要看到,在新的形势下,按照十七大提出的新目标、新要求,按照省委给我们提出的新要求,要有世界眼光、战略思维,要把广州发展放到国际化的战略层面。这个时候,到底怎样在原来的基础上面,把穗港澳合作推上一个更新的层次,我想专门谈一下这个题目,当然,我是点了题,这篇大文章怎么破题,要靠大家集思广益。

首先是有需要有条件,再把我们穗港澳的合作推上新的台阶。一是我们毗邻港澳,过去是、现在是、将来始终是广州对外开放的最大窗口,广州的对外开放就是从对港澳开放开始的,我们最大的对外贸易伙伴除了欧美就是港澳;二是广州与国际经济接轨的最重要节点还是在港澳。刚才陈维端先生谈到,希望我们到国际招商时,能让港澳的朋友多参与,我是非常赞成的。比如最近我们有一个软件服务外包项目,是美国人的,这个软件一个是为金融服务的,一个是为通讯服务的,应该说是一个比较高端的服务外包,是靠一位长期跟这个美国企业打交道的香港企业接项目回来的,这是一个很鲜明的例子,现在已经落户南沙,已经进去160名学历层次特别高的软件设计人员,将来很快要发展到1000人,有可能成为我国起码是南中国最大的软件服务外包企业。所以这是代替不了的,你们这份资源,香港的国际化程度、关系,广州始终是要靠你们的,这恰巧也是我们的不足,要取长补短。第二、从人文角度,穗港澳同根同源,带有血缘关系的人文联系,是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取代的,这种力量的凝聚是非常厉害的,没有什么力量可以疏离她,只会是不断繁荣;再就是从产业的角度,广州的外向型经济总量占了GDP总量的35%。我们的经济结构是三足鼎立,外向型经济35%、民营经济34%、国有31%。在外向型经济35%的前提下,港澳刚好占了一半,在2007年的外商投资总额当中,实际利用外资是40479亿,港澳资金超过200亿。在三足鼎立的情况下,外向型经济始终是广州经济的鼎之一足啊。三角形的稳定性,不能缺这一条腿,恰恰这一条腿港澳的投资又占了一半。现在我们对外开放已经是全方位了,对美国人开放、日本人开放、韩国人开放,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港澳的投资还占了50%,还会继续增加。在产业角度说,我昨天见一位香港朋友,我跟他谈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你好我就好,但要更多地意识到,你不好我就不好。从市场机制看,广州较早形成市场经济雏形。最初什么是市场经济我们不懂,我们是从对港澳的开放中比较中学来的,怎么用市场这只无形的手,运用市场去配置资源,是从向港澳学习开始的。我们开放之后,才看到我们原来不会搞市场经济,我们过去搞的计划经济是死路,我们要发展就要改革。改革的动力从哪里来?是从看到我们与港澳的比较,加上现在两地的跨区域越密切,我们的市场就是现在讲的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融合度越来越好。另外从一些大的背景来讲,一个有泛珠三角合作,如果只有9,没有加2,就不能叫泛珠三角,就欠缺多了。再一个是大珠三角,是现在讲的省港澳,省港澳合作是汪洋书记亲自牵头研究的课题,省港澳合作怎样再上一个台阶是一号题目,在这两个大背景来看,无论是泛珠也好、省港澳也好,穗港澳的合作都占有核心地位的一个有机组成,当然,泛珠合作、穗港澳合作会对我们的合作升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现在绝对不能像有的人讲的,我们自己发展起来了,就轻视穗港澳合作,我们外向型经济的根基还是在港澳,我们跟国际市场合作的最重要的节点还是在港澳。那么,既然要把穗港澳合作提高到一个新层次,到底提高到什么层次?我个人认为:要提高到高度融合的一体化层面。具体做哪些工作呢,我简单地点一下,这是我们单方面的考虑,还要听大家的意见。第一、要以服务业为主,多突出物流、金融、信息、会展、国际旅游等等。广州的产业结构最终要以服务业为主,所以我们是希望穗港澳合作当中,争取多在这些方面合作,港澳的现代服务业有很大的优势,这方面广州还有一定差距,虽然我们的第三产业超过了50%,但是整个水平还比较低。第二、高新科技产业合作。今天好几位委员谈到创意产业、动漫产业,这些都是高新技术产业、文化产业的范围,高新技术产业目前还是我们整个产业结构的短板,我们高新技术产业产品的产值占工业总产值是深圳的一半,另外这些产品当中,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比重又只有深圳的一半,另外我们的科技创新、我们全社会研发的投入占GDP的比重只有175%,所以现在这方面的合作,包括引进资金、技术、项目,应该是非常宽广的,所以我们很希望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高新技术的发展有一个好的前景。第三、加工贸易的转型升级。我们从港澳招商引资,是从前店后厂开始的,是从“三来一补”开始的,但是现在加工贸易已经面临着很大的挑战,一个成本上升,第二个是“两税合一”,过去港商的税收比国内企业要低,还有退税政策的调整。应对这些挑战摆在港澳的一般加工企业面前,大概就是几点,一个是技术转型,再一个是转型到高附加值的产品。铁城前一段(那天你不在)我们带吴仪参观你的企业,玩具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但现在的玩具跟过去的玩具完全不一样,是智能型的玩具,附加值要高得多了,一个娃娃,会哭会笑,会拉屎拉尿,你不帮他换尿布他会哭会闹,换了他就笑,一个玩具里头有那么多的芯片,这就是升级。还有就是过去大量的加工贸易,将来能不能够按照国家的政策开拓市场。有一批属于加工贸易的港澳企业会遇到一些挑战,我很希望你们政协委员要做表达他们诉求的最主要的桥梁,跟他们联系,看他们在转型当中有什么问题,希望政府帮助的。对政府的意见建议,这些要靠谁来表达?希望我们的政协委员帮助。我们能帮助他们解决的就要帮,当初我们的发展靠他们,今天他们有困难,我们应该将心比心,这样对我们整个产业结构的整会有很大的帮助。第四、希望我们的合作领域进一步拓宽,尤其是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环保等领域,包括社会服务、社会工作。香港的社会工作世界闻名,社工的力量非常强,社工的组织非常强,帮了政府大忙,将来我们走的路子也是大社会,小政府,你没有这支社会力量怎么行?所以我想,推动穗港澳合作上新层次,在这些方面的合作有大量文章可做,希望我们在座的一起来集思广益,多出谋多献策,既可以亲力亲为,也可以继续发挥牵线搭桥作用。

市委、市政府现在对你们最想说的话是:我们现在的发展站到了一个新的起点上,到底如何把延续了近30年的穗港澳合作推向新层次新水平,这是我们感觉最紧迫的课题,这个课题做好了,我想对大家有帮助。我们对穗港澳发展的前景充满期待,充满信心,希望我们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携起手来,一起把通向明天的道路开拓得更加宽广。


打印关闭窗口